黄瓜视频18禁免费观看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宇文皓气得七窍生烟,但是听小姨子的语气,她应该不是指使人。

这般嚷嚷,自然也惊动了元卿凌。

喜嬷嬷扶着她过来,她一身锦缎披风,拖曳在地上,因走得急,步履迁就身子,便像拉风的企鹅一样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她上前,看了小兰一眼,又看了一脸狂怒的宇文皓。

元卿屏委屈地道:“大姐,王爷他竟然对小兰……他怎么能这样做?”

宇文皓气得生烟,怒道:“本王在鬼池沐浴,她竟然闯进来,从背后抱着本王,我直接就拽了她出来。”

元卿屏一怔,“胡说……”

但是,她的话顿时止住,看着小兰,“说出去走走,去哪里走走了?”

不过,不会,她信得过小兰,她心性单纯。

小兰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,嘤嘤嘤地哭着,哭声伤心绝望,也不辩解。

元卿屏一时不辨真伪,不知道她是因为被欺负哭,还是因为其他。

青春开心柠檬女孩与她的酸奶

元卿凌看了宇文皓一眼,对徐一道:“送王爷进去沐浴。”

“还沐个鬼……”宇文皓怒气未消,却接收到元卿凌冷冷的眸光,“把刚才被女人碰过的地方,给我洗干净,擦干净,徐一,帮他洗,哪里被碰过,就使劲给我搓!”

徐一雄赳赳领命,拖着宇文皓去。

宇文皓不忘记回头辩解,“我没碰过她,她抱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……”

“绿芽,绮罗,把二小姐和小兰姑娘带到偏厅。”元卿凌转身便去,喜嬷嬷急忙上前扶着。

元卿凌的气息有些急促,她是在生气。

小兰被绮罗拖了起来,道:“去吧,还哭什么?王爷欺负了吗?”

元卿屏瞪着绮罗,“难不成是小兰去勾了他么?”

她打死也不信。

小兰只哭着,任由绮罗拖她进去。

元卿凌坐在椅子上,心头的烦闷又涌了上来,有想吐的感觉。

她极力忍住,让喜嬷嬷给她端了水,她喝了一口,才看着小兰道: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元卿屏忍不住上前,“大姐,这事和小兰没有关系,她是被欺负的,就算不为她出头,也不该质问她。”

元卿凌扫了元卿屏一眼,“先闭嘴,听她说。”

小兰却还是只哭,不说话。

元卿凌不耐烦了,厉声道:“别再哭了。”

“姐姐!”元卿屏失望地看着她,“她才是被欺负的那个,为什么要喝她啊?”

元卿凌看着这个本来比较聪明的妹妹,今日是脑子秀逗了吗?

元卿凌忍住一口气,淡淡地道:“好,说说,现在这事怎么收场。”

小兰抽泣着道:“凌姐姐,我什么都不求,如今清白已损,求凌姐姐让我留在王府,哪怕做个奴婢,伺候您跟王爷都可以,我不求名分。”

元卿凌轻叹了一口气,“好,既然这样说,那我成全。”

小兰抬起头,眼底闪过一丝狂喜,“谢凌姐姐成全。”

“喜嬷嬷,看我们府中还有谁没成亲,把小兰指给他吧。”元卿凌道。

“门房阿土还没成亲。”喜嬷嬷道。

“行,王府出这笔银子,帮他们办了婚事。”元卿凌说。

小兰一怔,脸色大白,又哭了起来,“凌姐姐,您这是要逼死我啊!”

元卿屏也气得直摇头。

元卿凌凑下来,道:“逼死?是自己说愿意留在王府为奴婢的,怎么?不是真心话?”

小兰吓得一下子止住了哭泣,跪在地上磕头,“凌姐姐,我错了,求您原谅我。”

元卿凌口气冷淡地问道:“错了什么?”

小兰哭着道:“是有人教我这样做的,那人说,只要王爷碰了我,他就会娶我为侧妃,她说凌姐姐您也是这样成了楚王妃的。”

元卿屏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脸色发白,“小兰,在胡说什么?”

小兰抬起头看着元卿屏,满脸的泪水,“屏姐姐,您要原谅我,我也是一时误入歧途,我不想嫁给吴大学士,只要我成了楚王侧妃,就算退婚,吴大学士也不敢去找父亲的麻烦。”

元卿屏气急败坏,“真是……真是糊涂,不可理喻,我还以为被欺负了,巴巴为出头,怎么就那么愚蠢啊?我真想一巴掌打死。”

小兰嘤嘤地哭着,茫然惊慌地看着元卿屏,又看着元卿凌,睫毛飞闪,惊惧不安。

“这样教唆的人,是谁?”元卿凌冷声问道。

小兰却还是只哭不说。

元卿屏气了,拽着她的手,“倒是说啊,谁叫这样做?”

小兰这才哽咽嗫嚅地道:“是纪王妃,昨天纪王妃命人请了我到纪王府去,她说让我去找屏姐姐,说我的亲事,然后让我说心里不高兴,要跟说话,想办法混进王府去,结果恰好今天来王府,事情……”

她的声音,越发低了起来。

元卿屏手足冰冷,没想到自己还被利用了一把。

她失望至极,“我没这个朋友了,回吧,以后不要来找我。”

喜嬷嬷正欲出口,元卿凌阻止了她,“让二小姐处理吧。”

喜嬷嬷只得止住了话,二小姐让她走,还是护着了她,王府可还没发落她呢。

小兰哭着出去,回去收拾了衣裳,带着侍女灰溜溜地走了。

元卿屏看着大姐,愧疚地低下了头,“大姐,对不起,我没想到小兰有这个心思的。”

元卿凌微笑,“以后长个心眼就好。”

其实,纪王妃弄点幺蛾子还好,她一直无声无息的,不知道憋什么大招,还更恐怖。

这样小打小闹,为她烦闷的坐胎日子里增添点儿情趣,再好不过了。

元卿屏恨声道:“那纪王妃为什么像疯狗一样咬着您不放呢?”

元卿凌轻责,“不得无礼,怎可拿狗与她相提并论?多宝会生气的。”

多宝摇着尾巴冲进来,匍匐在元卿凌的脚边,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。

元卿屏也忍不住笑了,但是却还是懊恼地道:“我以后是应该小心的,外人都知道我是可以随意出入王府,若有人对心怀叵测,一定还会利用我。”

“知道就好,除了祖母,谁都不可带过来,或者在外头听到什么风声,都不得轻信,记住了这两条,基本出不了差错。”元卿凌道。

Social tagging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