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视频.apkios

,精彩免费!

塔山堡,在宁远和锦州之间的军事要塞之一,另有杏山和松山两堡,是两城之间的铁三角,为关外城防发挥了重要作用,但在锦州大战时却也可以说p作用也没发挥,被清军分兵孤立,逐个击破。

锦州大战后,三个要塞皆被清军烧毁成了废墟一座。

如今多尔衮就提出要在距离宁远最近的塔山堡交换人质,但以常宇的谨慎却不得不防,多尔衮被他阴了太多次,伤亡惨重,鬼知道他是不是想以祖大寿为诱饵来个绝地反击阴自己一把。

毕竟以多尔衮的智商也会猜到若交换人质,明廷必会派小太监过来,而且以小太监的性子极有可能自己请缨前来。

于是乎这两日间,明军遣明暗哨侦察塔山堡周边,也毫不意外的遭遇了数股清军的探马,但两方人马都很克制,最多对骂几句并未擦枪走火。

两天时光转眼就过,却也是常宇最悠闲的日子,每日一早登城长跑和乔三秀吴中切磋练武,上午在总兵府听沈江虎汇报军情,下午去找袁辉听听情报,晚间要么和诸将赌银子,要么就去街上逛逛,寻个茶馆戏楼坐上那么一会。

第三日清早,总兵府内常宇洗漱完毕,换了神干净的衣服披甲挎刀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院子,亲卫早已经整装待发,就连阿济格都显得精神焕发,只是脸上青肿未消,看上去依然像个猪头。

不过猪头今天明显很开心,看小太监的眼色也没那么的狠毒了。

“今日一别,不知何时再见,不如再揍一顿聊表心意?”常宇翻身上马嘿嘿笑着,阿济格的脸色立刻黑了下去,众人嘎嘎大笑。

城门口,沈江虎点兵五千副武装蓄势待发,见常宇出城连忙前来施礼“五千精兵待命,沿途山顶高处皆设瞭望哨,塔山周边亦有百余探马,未见鞑子伏兵”。

常宇微微点头,抬头瞧了瞧天色已是日山三竿,宁远到塔山堡约四十里地,倒也晚不了和多尔衮的午时之约,但时间也不宽裕,便抬手示意发兵。

周周完美曲线清爽

沈江虎随即下令五百精兵先行,余下殿后护常宇一行发兵北上。

行数里便至山口,入山便是长达近十里的山道。

“本督曾在此伏击多尔衮先锋,那家伙,当时两军数万万兵马在此厮杀,漫山遍野都是人……”入山之后常宇回忆往日种种忍不住又是吐沫横飞,毕竟这是他的得意之作,人生第一次出关对阵清军,而且直接就是对上大清摄政王的多尔衮亲率十余万大军。

“为绕了鞑子后边,本督和一众兄弟从山那边的沟沟里钻雪窟窿,可他么的冻坏了……”常宇朝正西一指,沈江虎也在旁助声“当时杀得真是艰难啊,鞑子彪悍的很,若非厂督断了鞑子后路……后果不堪啊!”

旁边参战将士纷纷附和,李慕仙抬头看了两侧山峦,嘀咕道“怪不得阴气这般重”。

重妈个鬼啊,这是山里当然阴凉了,常宇心里大骂,嘴里却道“仙师待会做场法事好不?”

听常宇叫自己仙师,李慕仙忍不住露齿“不敢仙师之称……”

“他p的仙师”旁边吴中一撇嘴“就是……”话么说完一道劲风袭来,却是李慕仙怒急用拂尘扫他脸面。

吴中侧头闪过,抽刀出鞘“牛鼻子要做甚?”

李慕仙袖中寒光一闪“吴匹夫别让贫道动杀心……”

“哎呦我去,个臭牛鼻子……”吴中嘴一撇话没说完头上就被常宇拍了一巴掌“这厮嘴巴一天天的忒臭了,偏偏惹他作甚?”

以吴中的火爆脾气若是别人敢这么给他一巴掌,少不得反手一刀就给剁了,可小太监他不敢啊,只得瞪着了李慕仙一眼“等着”。

“贫道还怕不成”有人撑腰李慕仙就喘了“随时奉陪!”

“能别在这窝里横么,要真的牛逼待会将多尔衮给本督剁了!”常宇轻斥,李慕仙也不说话了,旁边阿济格瞧了一场大戏忍不住哈哈大笑“偏偏们明人就喜欢窝里横,不然大明也不至于落魄城这样……”

话没说完脸上就被扇了两耳光,动手的吴中和李慕仙,一左一右扇的他两眼直冒金星,忍不住怒吼“他么的……”

咔嚓一声,吴中刀出半鞘“怎滴?”

阿济格一窒“老子不信敢杀了我!”

吴中耸耸肩“老子是不敢杀,但能把揍个半死信不?”

阿济格立刻就闭嘴了,心里自然早将这些明人恨之入骨。

一路打打闹闹,看着沿途风景回忆当年大战的点点滴滴,不知不觉便出了山,前方视野豁然开朗,常宇抬手朝远处西北一指“当初鞑子的先锋阿巴泰就驻扎那边,又指正西,那边就有个山谷,本督率部就藏那儿……”

山口东边就是葫芦岛“喏,们瞧着像不像个葫芦”常宇抬手一直东北远处,海里躺着个大葫芦。

没错,这个时候的葫芦岛就是个海岛,啥都没有。

“报,塔山堡发现鞑子数百探马,正被有数千之众”这时数骑明军探马疾驰而来,常宇眉头一挑,脸上泛起一股莫名笑意,老相好的,没想到这么快又要见面了。

塔山堡,顾名思义有山有塔的军事碉堡,其实不然,没塔也没山原本只不过是一个贯通锦州到宁远的南北主干道的村子,后来就把村子修成了要塞,南上北下都要通过此地。

要塞西边是台山,山中有寺,东边临海,海里有打鱼岛,若非清军铁蹄蹂躏,这儿本是关外一方安居之地。

奈何一场锦州大战,方圆数百里生灵涂炭,塔山堡也成为一座杂草丛生的废墟,即便两年过去了,周边连村庄都不见一处。

天近晌午,日头最热时,明军抵近塔山堡五里外在台山脚下寻阴凉处修整,常宇遣人与清军交流数回后,便率吴中乔三秀还有李慕仙三人前往塔山堡,不足一刻便至,远远就看到多尔衮及多铎几人在废墟边徘徊,便打马近前,挥手高呼“摄政王,别来无恙啊”。

瞧他那模样,好像是数年不见的老友团聚一样,多尔衮起的浑身颤抖,咬着牙冷笑,身边的多铎则皱着眉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瞪着纵马奔来的小太监,这他么的见到底是个啥货色!

多尔衮脸色铁青对常宇的招呼充耳不闻,仅以冷笑面对,但常宇的嘴巴多贱啊,瞧见多尔衮胳膊上的绷带“哎呦,摄政王的胳膊还没好么,抱歉上次太用力了,本督这有祖传的跌打药酒要不要,五两银子一瓶……”

“不要!”多尔衮被他激的火气,一声怒吼“阉狗,今日为交换人质而来,装疯卖傻意欲何为?”

常宇耸耸肩“这话说的好像本督要挖坑暗算是的,本督是那种人么……”

“是!”多尔衮又是一声吼“本王没那么多闲工夫和扯淡,阿济格呢?”

啧啧啧,常宇撇撇嘴“莫急也莫慌,想必早已遣人将周边查了个遍,知道本督并未伏兵,许久不见聊几句不行么”。

“彼此彼此”多尔衮冷笑,抬手一直西边台山“那山顶布了瞭望哨,就连东边海岛上也留了人手,这般小心莫不是亏心事做多了,还有,本王没空和闲聊”。

常宇耸耸肩“小心驶得万年船,不然万一阴沟里翻了船,我这英俊潇洒的脸往哪放呀”。

呸!这次多铎和多尔衮神同步,朝地上啐了口吐沫,真不要脸!

Social tagging: